欢迎访问: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友情提醒:因为经常被墙,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 www.9991yy.com   www.9992y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偷窥的旅途

偷窥的旅途

解完小便,她她反复擦拭阴部,最后又掏出一根干净的卫生棉条,从新塞进到凹屄里面,显然,她是没有用惯这个东西的,把阴唇剥得大大的忙碌了好一阵才完事,透过她剥开的阴唇,我看到破了处女膜的阴道口,斑斑驳驳的,也看到了凹屄顶端的那粒珍珠般的屄芯,粉粉嫩嫩的。好不容易塞进去了,可是等她拔出管子,却还有小半个棉条露在凹屄外面,要不是阴唇勉强夹住了,恐怕就掉进水沟里了。不知大家是否晓得,卫生棉条使用前是装在一个很象医用注射器的管子里的,使用的时候,首先把管子尽可能塞进阴道深处,用食指顶住推把,拇指和中指捏住管子,边推边拔,推把推到底了,管子也拔到阴道口了,卫生棉条则留在了阴道里。她显然是个新手,动作配合不熟练,拔得太快了,棉条就探出凹屄外面来了。大家知道,阴道是腔宽门户窄,只有让卫生棉条留在阴道深处,才能用狭窄的阴道口给兜住了不掉出来,现在,半个棉条露在外面,阴道口的缩紧作用就没有了。事到如今,只能靠手指来搞定了,先是用二个手指捏着往凹屄里塞,再是用一根手指往阴道里顶,伸进去约有二节手指的深度,好弄歹弄总算把棉条弄到位了,手指插凹屄的刺激场面也让我观赏了,芸儿老师重仪表爱干净,谁都不会想到没人的时候也会把手指往自己的凹屄里插,然而,现在我知道了。我们是同事,天天见面的,但是从这一天以后,我再见到她,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,衣冠端正的模样和插进手指的凹屄,会在我眼前重叠起来,交相辉映。
  
  卫生棉条塞好了,凹屄外面只留下一根白绳探头探脑晃晃悠悠。芸儿用卫生纸擦干净刚刚伸进阴道的手指,站立起来。我赶快往女厕所那边伸镜子,勉强看见白绳在她腿裆之间晃荡一下,很快被三角裤遮挡了。芸儿穿好内裤,在裆部按摩几下,放下裙子,拍打拍打,开门出去了。
  
  话分二头,就在芸儿在第一个蹲位上厕所的时候,校长进了第二个蹲位,面对男厕所蹲下了。我们校长40来岁,风韵犹存,听说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胎子,跟教育局的谁谁、跟市委的谁谁都有不一般的交情,所以才能坐上校长的位置。平时看她的模样和身材,就觉得那些传说是可信的,今天看到她的凹屄,倒也配得上她的外表,只是由于年龄的缘故,已经略显陈旧,泛出比较深的色素,微微的咧开,但从二片丰满的大阴唇和二片修长的小阴唇,还能依稀看到她当年迷人的模样,最有特点的是她那颗硕大的屄芯,虽然离得比较远,我还是能够看清楚,颜色仍然是嫩红的,由于屄芯的支撑,以至凹屄的前端比后端咧开稍稍要大一点,虽说整个凹屄也都只是稍稍有些咧开而已。偷看过的人都知道,女人的屄芯躲在阴唇里面,一般情况下是看不到的,我们校长的屄芯长得比较特别,硕大而突出,所以才会露出到阴唇外面,这样的女人是很少的,甚至可以说校长的屄芯是畸形的,可是这样的畸形对男人来说是一种福气啊。我猛然想起,私下里人们在传说校长有个绰号叫“白珍珠”,对照眼前所看到的,让我明白了这个绰号的深层含义,不知底细的人都以为校长是因为肤色白净而得此绰号的,现在我明白了,肤色白只能得半个绰号,“珍珠”显然是指校长阴户上那颗硕大而璀璨的珍珠般的屄芯,校长的那颗珍珠般的屄芯可是件宝贝啊,年轻的时候想必是一件无坚不摧的制胜法宝,谁谁、谁谁见了校长那颗璀璨的屄芯,哪还有不被迷倒的道理。
  
  由此,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: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我们校长的白净是人所共知的,大家都能够看到,但她所特有的“珍珠”也终于在人们中间流传开来,显然是有人捅开了内幕,当然啦,一般人是不知道“白珍珠”的真正含义的,我曾经看到有人当面拿这个绰号打趣校长,显然他是不知内情,不然无论如何也不会有此举动的。
  
  校长解小便的样子很一般,解完小便,手指裹了卫生纸顺阴沟划拉几下就站起了。现在已经上了年纪,凹屄美不美已经不重要了,保养方面也就不象年轻人那样重视了。
  
  第一个蹲位又进来了女人,这次一下进来了二个,简洁老师先进来,挂了提包刚要关门,李芳老师嘴里嚷着“急死了急死了,一起凑合一下吧”,硬是挤进了蹲位。不知为什么简洁老师却不愿将就,说:“你先来吧,我等会儿。”走出了蹲位。
  
  李芳老师说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……谢谢啦。”就算把蹲位给抢过去了。本来,简洁老师先在里面,李芳老师进来后是背对男厕所的,简洁老师出去了,李芳老师还是要不厌其繁的转过身子,面对男厕所解小便,可见蹲位里的那二个脚蹬有多大的魔力啊。
  
  李芳老师的凹屄不怎么样,但是李芳老师的丈夫也是我们学校的,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,这次一起出来旅游了,还带着他们四岁的儿子,父子俩现在正在男厕所的外间小便呢,我这里听得见他们的说话声。你想想,耳朵听着他的声音,眼睛观赏着他老婆的凹屄,这有多刺激啊,二个人都是同事都是熟人,这就更刺激了啊。
  
  从我这边看过去,李芳老师阴阜上长了很大一块阴毛,面积大,密度却不大,阴毛也不长,阴毛的上界非常平整,是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形,她是数学老师,想不到还把一个几何图形藏在这么秘密的地方。巨大的阴毛丛后面却长了很小的阴裂,大阴唇是扁平的,小阴唇所包围的区域要比一般人小,从前面的屄芯到阴道后面的圆弧,前后距离只有四五厘米,属于那种袖珍型的凹屄。这种凹屄不怎么中看,但是我知道,这样的凹屄在日屄的时候却是很中用的,屌儿能够享受比较强烈的握紧感。李芳的白色内裤上粘了一条卫生巾,上面有一块不大的血汁,凹屄上基本没有血迹,大概是月经的前兆或是尾声,解了小便,她除了一般的擦拭,还用手指顶着卫生纸,稍稍挤进凹屄里面,在阴道口捂了一会,然后拿到身前观察,手指离开凹屄的时候,我看到卫生纸上有少量的经血。我与她丈夫也相熟,她丈夫名叫何壮,然而看上去是名不符实,手脚矮,身材矮,反正什么都矮,一个标准的五短身材,但是我知道,何壮的屌儿却非常的粗大,在厕所里看到过他的屌儿,感觉与他的身材极不相称,没有勃起的时候已经有些吓人了,其实啊,古语就有这样的说法,叫做“五短必有一壮”,所谓“一壮”,指的就是屌儿啊。看着李芳老师娇小的凹屄,想着当何壮老师巨大的屌儿日进去的时候,李芳老师是快活呢还是痛苦。
  
  伴着何壮老师的说话声,李芳老师结束了小便过程,一个毛耸耸的娇小凹屄在我眼前消失了。
  
  随后进来的是刚才让出蹲位的简洁老师,我正疑惑她刚才为什么不二个人一起将就一下,她就蹲下来了。哈,有答案了。你们猜猜是怎么会事?
反光镜里出现了一张寸毛不长洁白如玉的凹屄,奥,原来我们的简洁老师是个白虎,也有人叫作白虎屄的,因为是不长屄毛才这样叫的嘛。大凡白虎屄都羞于让人知道,所以她刚才情愿让李芳老师先用,不愿意二人共用。在我们这里,白虎女人是很让人看不起的,有一种说法叫做“宁受一世饥,不娶白虎屄”。这其中的“饥”其实不是指肚饥,而是指一世不日屄。
  
  现在李芳老师出去了,简洁老师可以从容的露出她的白虎凹屄而不会泄露羞人的秘密了,但她一点也不知道,她的另一位同事,并且是一位男同事,正在通过排水沟里的墙洞观赏她宁死也不愿示人的白虎凹屄,正在了解她极尽全力保守的秘密,让她刚才的一番苦心化作了泡影。
  
  简洁老师的阴阜象女孩一样没有一丝屄毛,她的阴唇却象成年女人一样丰满隆起,看到她的白虎凹屄,我产生了二个方面的错觉,第一是感觉她的凹屄比一般女人的凹屄小,一般女人前屄毛后屄缝,我总是当作一个整体看,而简洁老师的凹屄因为缺少了前面的屄毛部分,看上去减少了一些长度。第二个感觉是她的凹屄比一般女人的凹屄大,因为没有屄毛的遮挡,整个凹屄显得更加暴露更加清晰,让人感到更有立体感也更加肥硕。二种错觉在我眼前交替。
  
  简洁老师凹屄的肤色是白润红嫩的,从她擦拭凹屄的情况看,她的阴唇是富有弹性的。除了不长屄毛,她整个凹屄的其他方面都是发育完善的,特别是屄芯,似乎比一般女人的还要大些。小便过后,她的凹屄里也有些许白带溢出,她跟一般女人一样,用卫生纸擦拭了白带以后,拿到身前用眼看用鼻子闻,站起来后还在内裤上粘了一条卫生护垫,这让我有机会看到站立时她那白虎凹屄的美妙样子,最前面是一块隐隐隆起的柔软肉垫,往后是一条分明的裂缝,裂缝的顶端稍稍有些分叉,有点象是个“丫”字,当然上面的二点只是一点点,,然而就是这小小的分叉使她的凹屄更加具有质感。
  
  说起白虎,我想起了经历过的一件事,一件百思不得其解,最终又意外获得解答的奇事,这件事或许在别人看来并不奇怪,而我此前的确不知道有这么回事。事情是这样的,以前,我在偷窥的过程中,领零落落的看到过几个回族女人,包深色头巾的那种,很奇怪,我看到几个大都是白虎,另外的一二个也都只有很短的屄毛,不但短而且整齐,象是修剪过的。大家知道,我有这么个脾气,看了女人就要告诉她。告诉女人被偷窥,是要有机会的,不是看一个就能说一个的,有几个,你说了,但她的反应不允许你继续深聊,也就只好到哪算哪。但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,总有几个被我钓住的,然而当我点出她是白虎,并且问她是否影响夫妻关系的时候,得到的回答是他们不讲究这个的,没关系的,等等,等等,正当我已经形成了“他们不象我们忌讳白虎”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,突然得到了意外的答案。
  
  那一天,记得是上午约莫9点钟光景,我在一个公园的厕所里偷看,这个公园坐落在郊外,不算是风景区,没有游客,只有附近的居民到这片树林里来散散步什么的,能看到的女人不多,却特安全。厕所很小,只有二男一女三个蹲位,我看中这里,不仅因为安全,还因为女厕所只有一个蹲位,只要有人,就得让我看。在这里,我看了好多年了,积少成多,前前后后加起来也看了不少女人,因为地方偏僻,没人打扰,一般都能看全整个过程,也不需要象在一般厕所里那样装模作样的脱裤子,通过窗户,外面唯一的一条小道尽收眼底,有人过来老远就能看到,因为安静,脚步声也传得老远,因为厕所小,女厕所里蹲位又没有挡板,没有遮拦,光线很好,看得也就比较清晰过瘾。厕所小,又缺少遮挡,女人总是习惯躲在门后,这样就只能面对男厕所的方向,说实话,背对男厕所的女人我真没劲去看。在这里就不一样,因为女厕所的门外有一个土包,是一片竹林,从土包上能够通过女厕所的门洞看到里面的蹲位,我们不象北方,这里的厕所是光有门洞没有门的,如果女人背对男厕所,那么只要我到土包后面,透过竹子的缝隙,就能够欣赏女人的全身了,我事先做过手脚,能够很隐蔽的偷看,其实我对女人上厕所的全身也是很喜欢的,特别是早些年,我在这里看到过好多个女人在里面系月经带的情景,那年头,女人来月经,老老少少都用月经带,很容易就让我看了,遗憾的是这样的好年代一去不复返了,女人系月经带,那个好看,真是没法比。不过现在不用月经带了,卫生巾很流行,很多女人也是站着粘贴卫生巾的,光景也还算好看。女人的凹屄啊,蹲着好看,站着也好看,妙处各有不同而已。
  
  在这个厕所里,我也告诉过好多个女人被偷看的事,但我很注意的,一二个月才去一次,即使她们想有什么举动,也没有那样的耐心,以我偷窥多年的经历,知道绝大多数女人是不会有什么动作的,我做过很多的尝试,单身女人就不用说了,有女伴也没问题,她们可能会相互取笑相互害羞,我甚至尝试过告诉夫妻,妻子被我偷看了,我当作他们夫妻描述,当我表示愿意协助抓捕的时候,也得不到他们的响应,多数“算了算了”就了事,个别的丈夫进去察看一番也就不了了之了,其实我知道,如果逆向思维一下,如果是我所为,还有这么大胆?最危险的往往也是最安全的。跟夫妻说这样的事最有趣了,虽说他们不想多事,心里到底是有疙瘩的,毕竟是老婆的凹屄被男人看到了,也描绘出来了。夫妻是这样,男同伴也是这样,有一次,我正告诉一个女人,来了一个男同事,女的走开了,男的来打听,我就跟男的说,他很有兴趣,说到后来,我还用“那里”、“那个”,他却用上了“阴户”、“阴唇”,当然啦,他用了赤裸的语言,我也就跟着用啦,聊到最后,已经用到了“凹屄”这样直白的词语。这样赤裸的只是个别现象,大多数男伴没什么特别表现,但我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,在我的描述中,女伴的凹屄已经浮现在他或他们的脑海里。
话题稍稍扯回,再来说那天早上的事情。那一天,我正埋伏在男厕所里,老远看见一个年轻妈妈搀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往这边走来。女人的头上包着黑色烂花头巾,下身是一条红裙子,一看就知道是少数民族,他们中有好多人是来我们这里开夫妻店卖兰州拉面的。这时候我根本没想到又有一个白虎凹屄可以观赏了。进了厕所,女人先抱着女孩小便,让我看了一个幼女的小凹屄,说实话,这种小凹屄我不爱看,缺乏内涵。小孩完了,妈妈自己小便,蹲下来后,我欢喜之余也生了疑惑:展现在我眼前的又是一个白虎凹屄,难道他们民族就真有那么多白虎?多年的偷窥经历告诉我,农村的白白虎凹屄要城市里多,可能是因为营养的缘故吧。但所看到的几乎全是白虎,不能不让人嘀咕。当然啦,嘀咕归嘀咕,白虎凹屄我最喜欢,机会难得,怎么拿不好好观赏呢。我在反光镜里观看了她上厕所的全过程,把她站立时和下蹲时的凹屄模样看得是仔仔细细,明明白白。在这里插一句:白虎凹屄站立时非常的好看,二片阴唇夹一条缝,活脱脱就是一个“凹”字,也让人联想二峰夹一谷的绮丽风光。去过杭州,记得西湖有一景叫做“双峰插云”,大概也就是这般光景吧。人们往往喜欢把女人的双乳比作双峰,那是他们没有领略过白虎凹屄的美妙,在我看来,白虎凹屄,如果再加上阴唇白嫩,那个精致,那个撩人,那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美妙景观。告诉大家一个秘密,我曾经有机会日过一个白虎凹屄,一天一夜舍不得歇手。
  
  说起杭州,我再插一段,不知大家是否知道,杭州实在是偷窥者的天堂,出差去过杭州,只觉得到处都是冲水式厕所,少说也有几百个吧,杭州是大都市,不象我们小地方,很多的厕所,而且是很多的冲水式厕所,随便一蹲,就能够看上几个,还不耽误事,杭州山美水美人也美,姑娘少妇个个都是水灵灵的,杭州女人不光一般的肤色好,凹屄长得也象肤色一般丰满水灵又红嫩,就我的感觉,如果把凹屄分等,杭州女人的凹屄比别处女人的凹屄平均要好上一到二个等级。大家知道,脸蛋好看的女人凹屄不一定也好看,而杭州女人的凹屄是好看的占大多数。有关这个话题,以后有机会在跟大家聊。
  
  看过了年轻妈妈的白虎凹屄,我跟了上去,先是夸奖孩子可爱,她听到我的夸奖象所有母亲一样开心甜蜜,聊了一会,见她没什么戒心,作出善意提醒的样子,悄悄告诉她被偷看了。恰好她疏于防范又比较健谈,把我当作了热心人,大概是因为出门在外,少熟人,寂寞的缘故吧,于是我们就聊上了,反正公园里清净,又有地方坐,她一边看着孩子一边跟我聊,反正孩子还小,不懂事,不用避讳。当然啦,在聊天过程中,我肯定要抓住机会或者创造机会把我看到的情景描述给她,她照例要害羞,我发现她虽然害羞,也不惯普通话,说话吞吞吐吐,却还是乐意跟我交谈、乐意回答我的问题的,心想今天可让我逮到机会了。我知道她是个少见世面的村妇,说话非常大胆,由浅入深,开始是用“那里”“那个”,后来用“阴户”“性交”,最后用上了“凹屄”“日屄”,这个过程我是进进退退反反复复来实现的,因为我文才不好,整个过程的发展实在写不清楚,只好请看官原谅了,反正有这么回事,只是说不清楚,比如我说了“我们语言不太相通,就说得直接一点,容易懂”,“他们在偷看你的那个……那个阴户,……阴户懂不懂,……就是那个……凹屄啊,……这样说你懂吧?”等等话语,目的都是为了把话聊得更赤裸一些,还别说,跟女人说这样赤裸的话,其滋味还真有说不出的好,我爱好偷窥,把对女人说淫荡语言也看作是偷窥的一部分,是广义的偷窥,偷窥她的害羞,偷窥她心里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  
  言谈之中,我按照自己的思维观念问她:“你下面不长毛,按我们这里的说法是白虎,丈夫有没有什么想法。”
  
  谁想她听了我的话,却不肯承认自己是白虎,用她那只有升降调的生疏普通话说:“我有阴毛的,……我有的。”
  
  听到她的辩解,我想:已经被我看得一清二楚了,还想隐瞒?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女人,我告诉她以后,百般抵赖,非得让我一层一层剥干净了,才肯降伏。你也想赖,好啊,我正巴不得呢,你抵赖,不正好给我创造了剥皮的机会吗?
  
  不料她告诉我:“我真的有阴毛的,我是剃掉了,所以就看不到了。……我们那里有剃阴毛的风俗。……我们民族很爱干净的,你看我们头上包着头巾,那是因为头发脏,男人带帽也是为这个。……头发不干净。……我们长大了要剃阴毛……阴毛也不干净,剃下的毛,剪下的指甲,要埋到土里,……我们那里都是黄土嘛,……一起埋到黄土里,……”她的普通话不好,说得颠三倒四,腔调也是怪怪的,但意思听得很明白,我的话她也能够听懂。
  
  “经常要剃?”
  
  “大概二三个月剃一次吧。……老公叫剃就剃了。”
  
  “自己剃?”
  
  “自己剃,……洗澡的时候剃。”
  
  “老公不帮你剃?”我往深处引她。
  
  “我们的风俗是要自己剃的,……结婚了,我们跟他们爸爸妈妈住一起的嘛……我们很听爸爸妈妈话的,……我们要自己剃的。”大概是长辈交代的意思。
  
  “你们现在在外面,也听长辈的话?”
  
  “现在嘛,不一定啦,……老公也有帮着剃的,……他愿意,……不能让爸爸妈妈知道。”
  
  我东一榔头西一棒;“哎,我问你,你们那里把女人阴户叫什么的?”
  
  “这个不能说的。……”
  
  “说说又不要紧的,……我们又不认识,……我很想了解你们那里的语言的,还有你们那里的风俗,跟我们不一样。……我们这里是叫凹屄,你们那里叫什么?说说嘛。……我们走开了就不认识了,跟没说过一样的。……我很想了解。”
  
  “都差不多的嘛,……我们那里叫……叫屄,……我们不说的,……。”(她们那里叫“屄”,我们这里叫“凹屄”,我还是喜欢我们这里的叫法,我特别喜欢这个“凹”字)。
  
  “从来不说?”
  
  “不说的。”
  
  “夫妻之间也不说?……在床上也不说?”
  
  “不说,……平时不说。……”
  
  “那在床上说啦?”
  
  “在床上,……他有时候说。……”
  
  “他说什么呢?”我紧钉。
  
  “说屄啊。”没想这次她倒干脆。
  
  我继续:“那你们做那个事叫什么呢?……就是夫妻生活,……叫什么呢?”
  
  她又吞吐了:“这个……反正差不多的嘛。”
  
  “说说不要紧的……。”
  
  “……叫日屄……”她还是说了。
  
  我问得很乱:“哎,你们经常剃……剃屄毛,那屄毛不是要变硬吗?”
  
  “不会的。”
  
  “怎么不会呢,你看,我的胡子,很硬,常剃的缘故啊。”
  
  “屄毛不会的。”她也跟着我叫屄了。
  
  “孩子几岁了?”
  
  “五岁,……还有一个儿子,八岁,在老家,爸爸妈妈带。”
  
  “那你有三十岁了吧?看不出,看上去还很年轻啊。”我按照自己思维聊。
  
  “没有,我二十四岁。”
  
  “二十四岁?……孩子八岁?”我反应不过来了。
  
  “是的。……我十五岁结婚,十六岁生。”
  
  “十五岁?……还是孩子吧?”
  
  “不,我大人了。”
  
  “你几岁来月经的?”
  
  “我十四岁来月经,十五岁结婚,大人了。”
  
  “你们那里从结婚开始就要剃屄毛?”
  
  “不是的。”
  
  我又不懂了:“那是生了孩子以后?”
  
  “也不是。”
  
  “那什么时候开始剃屄毛呢?”
  
  “什么时候长屄毛,什么时候开始剃。”她的回答越来越流利了。
  
  “那你什么时候长的屄毛呢?”
  
  “十七岁。”
  
  “奥……生了孩子才长屄毛?”
  
  “是的,……我十四岁来月经,十五岁结婚,十六岁生儿子,十七岁长出屄毛。”她象是在报流水帐。
  
  “你们做那个是叫日屄吧?屄你老公几天日你一次?”(本来应该问‘你们几天日一次屄’的,我故意换一种问法‘你老公几天日你一次’,言下之意是‘你老公想日就日’,隐藏了羞辱的含义)。
“不一定的。……”
  
  “总有个大概的时间吧?”
  
  “我们……二三天把。……我们这里没有熟人,关了店门,就是看看电视、碟片。……总要日屄的。……有时日得勤些。”
  
  “那就是差不多每天都日屄了?你们受得了?”
  
  “受得了的,我老公有劲,年纪轻。”她很自豪。
  
  “你老公要日屄,他是怎么说的呢?”
  
  “不说的,……反正每天都要日的。”她倒是有心理准备。
  
  “总有说这个的时候吧?如果他说了,说什么呢?……日屄?……性交?”
  
  “……日屄。……不过平时不说的,平时说搞,想搞了。……日屄是在床上说的,说了开心。”
  
  “那么……你老公日你的时候摸不摸你?”
  
  “要摸的。”
  
  “你喜欢他摸你哪里?”
  
  “刚开始的时候喜欢他摸我奶子……到后来……喜欢他摸我的屄。”
  
  “他有没有舔你?……用舌头?”
  
  “舔的。”
  
  “他舔你哪里?”
  
  “脸……奶子……屄。”
  
  “你舔他吗?”
  
  “也舔。”
  
  “哎,……我问你,你们真正日屄能有多少时间?……我是说他的屌儿日进你的凹屄以后,能够日你多长时间?前面摸啊舔的不算。”
  
  “这个……没算过,……不一定的。……”
  
  我继续诱导:“总有个大概的时间吧?……我怕自己时间不够长,想知道别人的。……说说不要紧的。……说说看,真正日屄日几分钟?”
  
  “……有……七八分钟吧,……有时日得还要长些。”
  
  “噢,……我能日十几分钟,看来不算短了。……你感觉日够了吗?”
  
  “也没什么够不够的,……反正由着他日……。”
  
  “噢(我一个接一个的‘噢’,目的是让她有成就感,让她以为是在教导别人,也让她以为她很正常、很标准、很应该满足)……按你的说法,你们日屄是你老公主动?……他想日就日,能日多长时间就日多长时间?”
  
  “他主动,日长日短由他,……日不日也由他,……有时我想了,他也日我的。……”瞧这个淳朴的村妇,越说越坦率了。
  
  她坦率,我当然跟着坦率:“你什么时候会想要日屄呢?”
  
  “有时候心情好,……就很想让他日一日,……我们是外地人,没什么游戏的,心情好了,就想……日屄,……他也一样,生意好,就要日我,”
  
  “噢,……你们好快活的,……其实,我说句实话你要不要听?……没别的游戏比得上那个……日屄,……当然啦,日屄是夫妻之间的事,只能夫妻二个人自己做,跟别人做不来的。”我是要她放心,放心聊好了,我也只跟我老婆做的,不会侵犯她,“……喜欢不喜欢你老公日你的……凹屄?”你放心了,应该可以回答了。
  
  “……喜欢……”声音很轻,很害羞,却也很坦白。
  
  “为什么喜欢呢?”
  
  “舒服啊。”这一次干脆。
  
  我步步紧逼:“你说说,……日屄的时候你哪里最舒服?”
  
  “……全身都舒服的……。”
  
  “哪里最舒服呢?”
  
  “是那里喽,……屄……。”她在挤牙膏,但牙膏终于让我给挤出来了。
  
  稍稍转换一下:“哎……你们日屄的时候,你喜欢日得快一点呢还是慢一点,还有,喜欢日得轻一点呢还是重一点?”
  
  “刚日进来的时候,喜欢轻点、慢点,日到后来,是越快越好、越重越好。”
  
  “日得重了,你受得了吗?……我也喜欢日得重,怕我老婆受不了,想问问你。”
  
  “不怕的。……重舒服,情愿让他日的,重舒服,……日得重,屄才舒服,……到最后,又粗又重,最舒服。”
  
  “你们日屄的时候,是他在上面呢?还是你在上面?”
  
  “他在上面。……我很少在上面,……他要我上去,我才上去。”
  
  “你最喜欢什么姿势?”
  
  “……我二腿架在他肩膀上,……这样日得最深最重……最实在。”
  
  “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……他日你屁眼吗?”
  
  “不日的,……我不让日……日屄好,日屁眼不好。……他就日过我一次屁眼,……是碟片上学的,……我们一起看,他要试试,扭不过他,就让他试,……痛死了。……还拉肚子。”
  
  轮到我开导她了:“那是你没有准备好,……凹屄湿滑,当然好日,屁眼干燥,当然痛。……耸水射进屁眼了,所以拉肚子。……先日屁眼,再日凹屄,就行了嘛。”
  
  “谁这么多事呀,……反正我不喜欢。”
  
  见她有些厌烦了,我赶紧转换话题,回到最前面去:“哎,对了,……你们剃那个……剃屄毛,用什么刀?电动的?”
  
  “不是,……有专门的刀,……跟你们男人剃胡子的刀差不多。”
  
  “我们男人的胡子好剃,……你们女人的那个……凹屄……长在下面,看不到,怎么剃的呀?”
  
  “好剃,照着镜子剃,我们那里的女人都会剃屄毛。……剃下的屄毛,跟指甲一起包了,埋到土里,……不能让人知道,悄悄埋。”
  
  “你用镜子照?……那你一定常看……常看自己的凹屄啦?……我问你,你觉得你的好看吗?……我觉得你的凹屄很美,……饱满、嫩,没有屄毛更好看,……我刚才看到的嘛。”
  
  我这一点拨,她已经不太红的脸马上恢复了害羞。想想也是,一个陌生男人亲口对你说,看了你的凹屄,还记住了你凹屄的模样,你能不害羞?女人把凹屄生在最隐秘的地方,就是为了不让男人看到,偏偏有个男人看到了,他还不是你的丈夫,还偏偏要亲口告诉你,你受得了?
  
  不过害羞归害羞,她还是说话了:“……什么好不好的……女人的屄最丑了,……脏,……”
  
  “我们男人看来,女人的凹屄最好看了,最干净了,……说实话,刚才固然是别人让我看的,但我看了也实在是有些那个……有些反应,……我真的好想再看看。”
  
  “已经看过了,再看还不是一样?”她随口而出,是没有别的意思的。
  
  她没有意思,我有意思,我觉得这个女人可能有机可乘:“我说的是真话,……你的凹屄真的很美,……你老公不夸你?”
  
  “……老公总说我美的。”
  
  “我说嘛,……你老公说的是真话,……女人的美女人看不出来的,我们男人才看得出,……你的脸已经很美了,但……但你的凹屄比你的脸更美。……我好想再看看啊。”
  
  “乱说。”不知道她的意思是我夸她美是乱说呢还是想看她的凹屄是乱说。
  
  我单刀直入:“真的,我真的很想,很想再看看,……哎,我说,你能够满足我的愿望吗?”
  
  她有些慌乱了:“不行,……不行的。……”只有这个词了。
  
  “不要紧的,这里又没有人,……让我看看嘛。我可以给你钱的。”我想做交易。
  
  “什么钱不钱的,……不行的,……”不认钱,但也没什么别的话,还是那个词。
  
  “要不,……我的……屌儿……也让你看?”
  
  “……我不要看的,……”我的思维已经有些混乱了,普通话又说不好,说不出别的话。
  
  “不要紧的,……我的先给你看。”我不由分说,先把自己的屌儿拉出来了。
  
  她赶紧捂住脸:“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。”
  
  我发现她虽捂住了脸,眼睛却没有闭,其实她也想看的,倒不是说她有多淫荡,一个女人如果有机会,总想看看另外男人的屌儿是什么样的,跟自己丈夫的屌儿是不是一样,这是无可厚非的。
  
  我一把拉开她捂在脸上的手,顺手摸了她一把奶子,很结实很柔软的感觉。
  
  她到底看到了我的屌儿。
  
  “我的屌儿你看了,……你的凹屄也让我看看吧,……我求你了。……”
  
  “不是看过了吗?……不是看过了吗?……”她语无伦次的重复。
  
  “刚才我害怕,没怎么看,……求你了,让我看看好吗?”
  
  “这里……不行的,……”我感觉她松动了。
  
  “我们找个安静地方……好吗,求你。”
  
  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”
  
  我拉着她就走,她嘴里还是“不行不行”,到底还是跟着走了。我又是夸又是求的,把她弄糊涂了。

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小师弟不要 下一篇:夜船云雨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 www.9991yy.com  www.9992yy.com